蓝奏云宅男软件分享ios

   到了播放安欣然的视频,简陋的环境,所有设施设备都是安欣然傅邵勋和卓棱去买过来,原因是小巷里的人都不愿意去医院,安欣然迁就他们,给他们布置一个小小的医院。

   视频上播放安欣然上门一家家去求医,还帮忙干一些琐事,偶尔还放出安欣然说出的豪言。

   安欣然看着镜头中傻傻的自己,脸暇微红,钟哲怎么把她说的话都给录进去,这话在前辈面前,听起来一定很好笑。

   安欣然垂着脑袋,一动不敢动,视频面前的人还在数数。

   安欣然六十多个,落下夏倩一大截,很明显输了。

   钟老爷宣布夏倩赢得这一局的比赛,却咩有恭喜夏倩,钟老爷一句嘉奖的话没有说,直接宣布,明天第三局比赛,地点就在钟家,规则,等明天会知道,什么准备也不需要,他们只需要人到就好。

   安欣然全然没有输掉比赛的沮丧感,见轮椅上的男人要走。

   紧忙起身,喊:“先生,等一下。”

   阿木将轮椅转过来,面对安欣然,“安小姐有什么事吗?”

   “没有,我是想向你说声谢谢,那幅设计稿的事情,你放心,等我做出成品通知你。”

   “安小姐,有心了,我期待你的作品,相信它跟你的人一样纯洁无暇。”

   “阿木,我们走吧。”

   甜美日系女孩室内清新照

   安欣然眼看着两人消息,莫名其妙的,她觉得这声音也有熟悉感,一定是她想太多了。

   “我们也走吧。”傅邵勋搂上安欣然的腰,看不出俊脸上的表情是在想什么。

   回到小巷中,安欣然就被一个老人拉去吃他们做的点心,安欣然盛情难却,拉上傅邵勋,李琪琪和林玲一起。

  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这里的老人有时候会热情过头,拼命的叫你吃,不吃就会以为你在嫌弃他们做的不好吃,最后你吃到撑,还是得吃。

   安欣然清澈的眼眸露着狡黠,看着每个人面前的一大碗吃的,偷偷笑几声。

   李琪琪还好是吃货,傅邵勋俊脸彻底僵硬,林玲吃一点还好,吃多了就不行。

   “慢慢吃,不出所料,待会还有。”安欣然慢慢吃起来。

   老人又端上一盘吃的,跟安欣然唠嗑几句话,安欣然耐心说了几句,称赞吃的好吃,老人笑地跟花似的。

   几个人吃得很撑,不能再吃下去的时候,安欣然跟老人说打包,她还有几个朋友吃,老人才放过他们。

   “丫头,你适应了这边的生活。”傅邵勋突然来一句。

   安欣然顺着话回答,“我的适应能力很强,随遇而安。”

   “没错,你的适应是很强,我们上学的时候去参加户外活动,别人都怕得要命,你就跟没事的似的,那地方的人好,你就能打成一片。”李琪琪摸着圆滚滚的肚子,夸奖道。

   “谢谢李小姐的夸张。”

   这天安欣然没有看任何书,没有即将要参加最后一场比赛的紧张感,和傅邵勋早早的进房。

   傅邵勋在洗澡,手机在桌子上响。

   “邵勋,你的电话。”安欣然瞄了一眼是傅父的电话。

   傅邵勋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走出来,接过安欣然手中响个不停的电话,浅淡地说:“以后我的电话,无论是谁打来的,你都可以接。”安欣然小脸发烫,撇撇嘴,“谁要接你的电话,我去洗澡。”嘴角出卖她的好心情,溜进卫生间。

   傅邵勋笑意盈盈,点下接听键。

   “小子,你要管我多久,什么时候回来!!再不回来,我就把这公司给陪光!”傅父气急败坏吼道。

   傅邵勋拉开手机,淡定地说:“没关心。”便挂了电话。

   钟父手中的手机瞬间飞出去,看着堆上的文件,一阵头大,想想他和老婆有很长时间没有过过二人世界。

   “臭小子!!你再不回来,我追到法国去,也要把你给抓回来。”

   安欣然吹着头发,问:“爸爸打电话过来,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   傅邵勋拿过安欣然手上的吹风机,淡淡地说:“没有。”

   安欣然狐疑的歪头看一眼傅邵勋,“真的?”

   “真的,他说想我们了,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。”

   安欣然啧啧发出不可置信的声音,傅邵勋又不像再说谎,瞬间傅父的形象有一瞬间在安欣然心里崩坍的感觉。

   傅父少话,不像是会说出这种煽情的话的人。

   “好了,睡觉。”傅邵勋拿把梳子梳顺安欣然的头发。

   安欣然咯咯的笑,“邵勋,如果你是个女生,一定是个贤妻良母,心灵手巧。”

   傅邵勋宠溺地看着拿着她打趣的女人,也不过因为你,才觉得这些事情做的有意义,没有你,我想我做都不会做。

   安欣然没有睡觉,惦念着涅槃,想去看一眼,踩着拖鞋走出房门,这段时间涅槃是又池文秀照顾,她一直在忙都没能顾及的上,也不知道这小家伙会不会怪罪她。

   傅邵勋盯着安欣然消失的背影,隐隐挫败感,他还不如一只猫重要。

   傅邵勋很清楚安欣然把他当成重要的人,却又容易被别的人和事情牵挂,他的地位是一日不如一日,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。

   安欣然走进池文秀的房间,正要敲门,卓棱打开门,看到她,微微意外。

   “我在陪你妈聊天。”卓棱的理由很蹩脚,安欣然都能听得出来。

   聊天有需要穿着睡衣的吗?

   “卓叔叔,我是过来看看涅槃,它在哪?”安欣然往后退了一步,为了不让池文秀发现,看见她尴尬。

   “卓棱,有谁在门口吗?”池文秀的声音喊出来。

   安欣然做了嘘的手势,让卓棱出来下。

   “没有谁,好好休息,我出去下。”卓棱回头说了一句,关上门。

   安欣然浅笑,到卓棱的房间,不出所料,可怜的涅槃被嫌弃到这里,睡在精美的摇篮上,谁的很香,还留小小的口水。

   安欣然盖了盖被子,轻抚几下。

   “然然,这事不怪你妈,是我……”卓棱想解释。

   “卓叔叔,你和我妈结婚吧。”安欣然嘴角弯起,静静看着卓棱。

   安欣然说得太突然,卓棱没有反应过来,愣愣地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 “我是说,你和我妈结婚吧,这样我能早点叫你爸。”安欣然一字一句,说得很清晰。

   卓棱确定自己听清楚了,四十多岁的人,开心笑得像个老小孩。

   “你真的同意吗?”卓棱不确信地问。

   弑杀风云的卓棱,也会这么不安的一天,得让多少人大吃一惊。

   卓棱不是没有想到跟池文秀的结婚,他还担心自己的身边的老婆会被别人拐跑,虽然这种概率发生得微乎其微,总归有张结婚证绑在身边,才安性。

   如果没有安欣然的首肯,他是不会提出这件事让池文秀为难,原本以为要等很久,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快。

   “卓叔叔,卓叔叔。”安欣然脸唤两声,卓棱一直在傻笑。

   “我没事,是太开心了。”卓棱合上嘴,恢复如常。

   安欣然歉意道,“对不起,是我不懂事,让你和我妈妈小心翼翼的,很为难。”

   卓棱张开双手,摇摇头,“我能抱抱你吗?”

   安欣然主动扑进做人的怀中,闷声,“小的时候我总是问我妈妈,为什么我没有爸爸,我想要一个爸爸保护我,后来我有了爸爸,那个人却是个坏蛋,伤害着我妈妈,威胁着我,后来遇上你,我看到妈妈变得很小女生,一天比一天幸福,还有你为我做的那些事,无时无刻不再支持我要做的,谢谢您,卓叔叔。”

   “傻孩子,我很早以前就跟你说过,你就我的孩子,为你做的那些都是理所应当然的,不用跟我说谢谢。”卓棱慈爱的拍着安欣然的背。

   傅邵勋说得对,她能认一个见面不到两次的老人作奶奶,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一个倾心为她付出的一个男人为爸爸。

   这个爸爸是实名,卓棱的所作所为,对母亲的宠爱,点点滴滴,都看在眼里。

   “还是谢谢您,爸爸,以后我还有很多事情要你帮忙,你可不准拒绝我。”安欣然如平常孩子,撒娇的腾腾脑袋。

   原本,她是想等到两人结婚,她再开这个口,现在看来,完全没有这个必要。因为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卓棱看着她一直在叫别人奶奶,却迟迟不接受他,他该有多难过。

   卓棱震惊的睁大眼睛,手上的动作微顿,安欣然等不到回应,以为是自己唐突了,失望的要退出卓棱的怀抱。

   又一把被卓棱紧紧搂住,“然然,你刚刚叫我什么?可不可以在叫你一遍。”

   惊喜太多,卓棱都怀疑自己是在幻听。

   “爸爸。”安欣然蠕动嘴唇,再次换出,第一次是冲动,第二次是真心。

   卓棱瞬间抱起安欣然,转圈,爽朗清明的笑声,回荡在房间里,安欣然附和的咯咯的笑声。

   闻声过来的傅邵勋,见池文秀捂着嘴,在哭。

   大步走过来问:“妈,怎么了?”

   “邵勋,然然这孩子,叫卓棱爸爸了。”池文秀激动地说。

   她的女儿接受了她的恋情了!

   “妈,这是好事,别哭了,欣然出来看到你哭,会误以为你不喜欢她叫卓棱爸爸。”傅邵勋别扭的宽慰道。

   安欣然叫卓棱爸爸,那不是说他也要叫卓棱……

   傅邵勋黑线布满额头,嘴角狠狠抽搐。

   池文秀擦干眼泪,卓棱和安欣然走出来,看到站的两个人。

   安欣然怀抱住母亲,“妈,我和爸爸商量了,等找到合适的时机,你们两个就结婚,好不好?”

   “然然。”池文秀抱着安欣然感动地哭。

   卓棱轻撇傅邵勋,轻飘飘地说:“别忘了备份了。”蓝奏云宅男软件分享ios